今天是:2019-09-09 

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從建築廢棄物到裝配式砌塊牆體,建築行業距離資源循環型經濟還有多遠?

2019年08月19日點擊數: 426撰稿人:

640.webp.jpg

隨著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步伐的不斷加快,以“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爲原則,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爲基本特征的資源循環型經濟備受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其中,建築業作爲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産業,如何借助不斷革新的現代化技術助力規模龐大的建築廢棄物再循環利用,不僅是行業可持續發展急需解決的痛點,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時代性課題。

與生活、工業廢棄物相比,建築廢棄物具有量大、毒害相對較少和綜合利用率高的特點,因此又被認爲是“放錯地方的資源”,是建築行業的“第二資源”。根據我國制定的《城市建築垃圾管理規定》要求,建築廢棄物處置要實行資源化、無害化、減量化的原則,並鼓勵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建設單位、施工單位優先采用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産品。

從具體實踐來看,近年來不少地方都紛紛就建築廢棄物的資源化綜合利用出台了意見,從政策上予以引導、鼓勵和支持。一些目光長遠、致力于走綠色可持續發展道路的企業也就如何“變廢爲寶”並形成産業鏈、創造産業經濟效益進行了積極探索。但總體而言,以建築廢棄物再循環利用爲重要突破口,未來建築行業距離資源循環型經濟道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建築廢棄物真的“無處安放”?

隨著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與城鎮化建設的不斷推進,新建、修建、拆除與重建等過程中産生的大量建築廢棄物,成爲環境保護的一大隱患。加之城市土地資源稀缺的限制,越來越多的建築廢棄物將“無處安放”。

以廣東省爲例,據統計,目前該省每年的建築廢棄物高達1.3億噸,但受土地資源稀缺的制約,城市建築廢棄物堆填區建設速度難以跟上建築廢棄物的增長速度。專家預測未來幾年廣州每年將産生4000萬噸建築廢棄物,而深圳每年産生的建築廢棄物將超過9000萬噸。如果按照1萬噸建築廢棄物堆高五米將占地三畝的標准進行測算,廣州每年産生的建築廢棄物將占地1.2萬畝。而深圳若在中心區垂直填埋處置,每年9000萬噸的建築廢棄物將堆高至16.3米,到2020年將堆高至65.4米,相當于22層樓的高度。在此形勢下,尋找一條自然友好、合法規範、科學有效又經濟合理的建築廢棄物處理處置之路顯得極其迫切。

可喜的是,國內相關法律法規對建築廢棄物進行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理的要求已明確。其中,《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規劃綱要》提出加快建設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系統,《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幹意見》也提出,力爭用5年左右時間,基本建立建築廢棄物回收和再生利用體系。

地方層面,北京市專門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建築廢棄物資源化綜合利用工作的意見》,規定了建築廢棄物資源化綜合利用的各級主體責任,建立了拆除工程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一體化管理模式,明確了資源化處置費用來源、再生産品推廣使用要求和企業稅收優惠政策等內容。截至2019年3月底,該市累計建成建築垃圾資源化綜合利用設施點位103個。

“建築廢棄物是放錯地方的資源,蘊藏著巨大的循環經濟産能。相關報告載明,我國建築廢棄物年産量約35億噸,但綜合利用率不足5%,遠低于歐盟(90%)、日本(97%以上)和韓國(97%以上)。如果大幅提高建築建築廢棄物的綜合利用水平,不僅可以促進資源化利用,節約土地等資源,還能減少汙染、創造産值、帶動就業等,可謂‘一舉多得’。”長期從事建築廢棄物再利用研究與實踐的貴州興貴恒遠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長鄧興貴分析表示。

資源循環型經濟道路任重道遠

從資源循環型經濟産生的市場經濟效益來看,如果我國每年35億噸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率達到90%,可直接創造産值6000億元以上,並帶動産值800億元以上的裝備制造業和服務業的發展。但從建築行業實際情況來看,要想實現這一目標並不那麽容易。

即便國家層面和地方政府層面一直在不斷推進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完善相關政策法規,我國建築廢棄物的處置目前仍處于簡單化、無序化的狀態,建築廢棄物循環利用率偏低。據統計,目前廣州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率僅約3.3%,深圳綜合率也只有22%。

對此,廣東省建築科學研究院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産業化中心主任李建新表示,只要將制度建設、運營管理、應用示範等各環節打通,建築廢棄物不僅能成爲優質的礦産資源,還能實現節能減排,助力今後綠色建築、綠色建材、裝配式建築的推廣。

在這一點上,貴州興貴恒遠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的實踐值得借鑒。多年來,該公司圍繞科技創新,投入了大量的科技研發資金,探索以建築廢棄物爲主要原材料生産高精度砌塊、生態護坡水工磚等系列産品。截至目前,該公司己建成年産80萬立方米的高精砌塊生産線,形成了年産400萬平方米的磷石膏及高精砌塊裝配式牆體生産規模。年消納建築廢棄物及磷石膏砌塊100萬噸以上,大大提高了建築廢棄物及磷石膏等的資源化利用率。同時,該公司通過引進國際領先水平的德國瑪莎全自動砌塊生産線及德國壘碼乘全自動砌牆生産線,自主研發了裝配式砌塊牆移動工作站,實現了由磚(砌塊)向牆的跨越,生産出了第一片建築垃圾高精砌塊裝配式牆,填補了國內“砌體裝配式建築的空白”。

清華大學資源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就此表示,類似上述實踐,通過利用資源再生的建築廢棄物生産砌塊牆體,不僅節約了自然資源,減少了廢物排放,還提高了資源化利用水平和産品附加值。尤其是通過延長産業鏈,推廣裝配式建築體系,大大促進了綠色建築發展,構築了企業之間、産業之間和生産區域之間的循環體系。

類似的案例還發生在廣西柳州裝配式建築現代化産業園裏,建築垃圾經過處理轉化爲建築領域的再生骨料,最後“變身”成爲新型牆材——輕質隔牆板。這類“變廢爲寶”的新型牆材産品,因具有牆面平整度高、隔音隔熱性能好、施工速度快等特點,目前已在柳州、南甯等多個裝配式建築項目使用。

從建築廢棄物到裝配式砌塊牆體的“華麗蝶變”,讓我們看到了建築行業在資源循環型經濟道路上更近了一步,但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業內專家分析表示,整體而言,目前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率還很低,從建築廢棄物的産生源頭到最終去向的管理環節仍不完善,沒有産生一個開放的鏈條,也沒有形成閉環。接下來,還需各級地方政府加快落實建築廢棄物綜合利用相關法規政策,明確主體責任,實行全過程監管。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